百变小公主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๑`・ᴗ・´๑)
这里顾孑然(有点非主流但自己很喜欢这个名字 (◍′˘‵◍)
主混巍澜/巍澜衍生 豆东心沉生贤夜裴朱蛊力公子真香都吃XD是杂食动物٩(ˊvˋ*)و
最近进新坑秋陈躺平不动辽
万年白嫖选手√_(:3っ )へ

[巍澜]爱我别走


想看变态巍巍而产出的小脑洞

名字瞎几把起

私设澜澜刑警巍巍平民

短,ooc,变态苍白巍巍请注意

“警官,请进。”

附近发生了好几起失踪案,赵云澜刚送走回警局的同事,正不死心地独自在这座别墅周围寻找线索时,这个古怪的男人开门请他进去坐坐。男人看起来很羸弱,一副金丝边眼镜闪烁着不明的光泽。苍白的脸在日光照耀下好像马上要消散,眉眼如画,是没有侵略性的好看。虽然不想承认,但赵云澜不得不说,这个青年身上有一股让他不由自主想要亲近的气息。

按照警局的规矩,他不能在工作时因为非办案的事情耽误时间,但…赵云澜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烈日,又抹了抹额头的汗。只是喝水休息一会,应该没关系吧?况且也可以借着机会询问一下案件情况。可这个男人看起来太古怪,让他莫名有点心悸。他这样想着,又握一握腰侧的枪,还是进去了。

青年很热情,一进门就去厨房给他倒水。奇怪的是,别墅里很宽敞,却冷冷清清,好像只有他一个人住的样子。许是注意到赵云澜疑惑的目光,青年头也没抬,自顾自地开始解释起来:“我生性喜清静,身体虚病,也没什么朋友,保姆和管家都被我遣走了,只在每个周六定期来补充食物打扫卫生,所以我平常一直是一个人住。”

因为喜欢清静所以独居,因为身体不好所以皮肤苍白,这些理由听起来都很正当,但做刑警多年以来的直觉还是让赵云澜咂摸出一丝不对劲来。他开始有些后悔只身一人进来了。这样想着,脸上却不动声色,笑着接过了青年递过来的水杯。然而赵云澜只是把嘴唇在杯子上抿了抿就放下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水不能喝。

青年看到他的动作也不恼,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神色平静。目光不知看向何处,好像在等赵云澜主动开口。

“对了,我叫赵云澜,先生贵姓啊?在你家呆这么久总要有个称呼吧 ? ”赵云澜试探性地问。

“免贵,姓沈,沈巍,你看起来比我大些,叫我小巍就行了。”青年——现在应该叫沈巍,笑着回答说。他的笑有青年人特有的羞涩,白净的颊上却没有一丝红晕。

“沈…巍…”赵云澜喃喃着,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状似不经意地低下头暗暗思索,却没有看到融在沈巍眼里隐秘的眷恋与期待。

但他一抬头就马上收起了脸上的情绪,表面热络,实则暗中查探地向沈巍问这问那。

似是知道他心中所想,沈巍低下头极轻地笑了一下,眼底闪过晦涩不明的光。他平静地回答着赵云澜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却句句都是无关痛痒,让赵云澜无法判断他真实的情况。这让赵云澜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表针“啪塔啪塔”地绕着表盘一下又一下地旋转,赵云澜心里的不安蔓延得愈加厉害,甚至让他到了无法安坐的地步。

还是先从这出去,等老楚他们一起来调查吧。赵云澜这样想着,随即迅速起身。“沈…小巍,我休息也休息够了,就先走了,今天谢谢你啊,下次有空请你吃饭。” 他摆了摆手就逃似的转身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门把手时,

“…云澜,等一下。”沈巍叫住了他。
他心中一跳,立马扯出一个官方化的笑容转头,却看到沈巍正对他露出清淡斯文的笑。那苍白脸上的眉眼就像画在纸上一样,温雅而憔悴,击得他不由自主地心神荡漾,一时竟看呆了。

“云澜…云澜?”沈巍出声打断了他的呆愣。

“啊?没事没事,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他竟然看沈巍看到失神了。然而现在不是懊悔这个的时候,他定了定神,尽力将自己的心神从沈巍身上收回来。
‘’我从小就很崇拜警察,看到你们那么辛苦心里也不好受。大忙我帮不上,为你们尽一份绵薄之力还是可以的。你稍等一下,我去给你们拿点避暑的东西。”说完不等赵云澜开口拒绝就快步走开了。

没办法,赵云澜就只好在门口等着。他百无聊赖地在门口晃来晃去。就这样过了一个钟头,沈巍还是没回来。

虽然随便在别人家里走动不对,可赵云澜思索了片刻,还是迈开了步子去找沈巍。

又找了二十分钟,赵云澜把房子前前后后都找遍了也没发现沈巍的踪影,沈巍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无迹可寻。

赵云澜放弃了。他随意地把手撑在沙发扶手上低着头,寻思着是不是该先回去再说。

突然,他摸到沙发夹缝里的一个凹陷,凹陷中央有一个圆环,好像可以拉动。他心脏“砰砰”地跳,不假思索地伸手抓住圆环往上猛地一拉,很轻的“哐啷”一声响起,沙发前下方的地面落下去,出现了一个暗门。赵云澜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他面色看似平静,瞳孔却微微收缩,犹豫着该不该下去。

沈巍家怎么会有一个暗门?里面是什么东西?沈巍是不是就在里面?一连串的疑问推动着赵云澜往黑暗深处走,他一探头下去了。

然后赵云澜就见到了他此生不忘的景象。

眼前的房间不大,只有普通卧室大小,却容纳了近乎三十个人。那些人都在墙上,准确来说,是“挂”在墙上。睁着眼睛,有的甚至还咧着嘴笑得鬼气森森,一动不动,好像都只是玩偶,皮肤透着僵硬的青色却没有腐烂的痕迹。

更让他惊愕的是,那些墙上的人,都或多或少与他有点相似。有的是鼻子,有的是嘴巴。多的有七八成像,少的也有四五成。

正在他惊愕之际,沈巍的声音像毒蛇一样悠悠绕着他的脖颈向上滑入耳洞:“他们都是冒牌货,永远比不上你,只配被贴在墙上来寄托我对你的爱。现在你来了,他们就可以死了。其实早想让你看到,可你一直不肯上钩,我只好亲自出马,你果然来了。”
赵云澜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他心道不好刚要憋气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被沈巍稳稳地接在怀里。

“来了就别走了。”沈巍痴痴地看着怀中的赵云澜,突然轻轻地笑了。

[巍澜]赵处长灭情敌日记 (一)

就是巍巍追求者太多澜澜酸的不行所以打算亲自动手灭情敌的故事!
巍澜已确定关系!记录体!(自创的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体…)
ooc!!!!!
沙雕文瞎几把写
一.     

目标1:沈巍的女学生

罪过:喜欢借问问题的机会揩油!!!

难度系数:☆

具体经过:
沈巍最近总是晚回家。

赵云澜问他,他说是学校有个学生经常下课找他问问题,他不好拒绝就只好留下来给她释疑。偏偏问题又很多,每次都讲到很晚。

赵云澜知道他家媳妇就是个老好人,总是拒绝不了别人的请求,心里不以为然。

“不过…”沈巍表情古怪,似乎有些疑惑。

“怎么了?”赵云澜躺在沙发上舒舒服服享受着沈巍的
捶腿服务,懒洋洋地问。

“也没什么,就是那孩子有点奇怪。”沈巍摇了摇头:“不聊这个了,你晚上想吃点什么?”

“油焖茄子番茄炒蛋青椒土豆丝儿!”赵云澜厚脸皮地支使沈巍去做菜,心里却敲响了警钟。

第二天下班赵云澜就杀到了沈巍的教室准备一探究竟。刚一进门就看见沈巍和一个女生正在交谈。那女生穿的是花枝招展招蜂引蝶(澜澜脑补的),手还不老实地在沈巍手上状似无意地摸着,看的赵云澜此时特别想吃猪蹄,而当事人沈巍却还无知无觉,仍然低头耐心地讲解。

原来你说的奇怪是这种奇怪吗!!!

赵云澜气到极点反而镇定了。

他顺了顺额前的碎发,又捋了捋皮衣上的褶皱,嘴角勾出一抹自认为完美的笑意就往那两人走去。

“小巍~”沈巍被这甜腻的声音吓得一个激灵,颇有种被抓奸的错觉。一抬头,就看见眼前的赵云澜。

他一身皮衣配紧身牛仔裤,宽肩窄腰的好身材让人一览无遗,深邃眼窝浓密睫毛,有着说不出的好看。沈巍一眼望去,目光就再也挪不开了。

只见赵云澜张手就勾住了沈巍的肩膀把他从女学生的身边一把拽过,嘴角再扯出一抹贱兮兮的笑,咬牙切齿地说道:“呦,小巍,这是你学生啊,在家怎么没听你说起过?”他和沈巍离得极近,呼出的热气喷在沈巍脖子上,弄的他痒痒的,耳尖不自觉地红了。

那女生看到沈巍被拉走,心里颇不痛快。此时却看到他这宣布主权一般的行为,心里有些惊疑,尤其是看到他们一向温和疏离的沈教授竟然没有拒绝,更是一副仿佛见了鬼的样子。

她有些迟疑地问:“沈老师,他是你…?”

沈巍还没来得及说话,赵云澜就替他回答了:“咳咳,我正式介绍一下,我叫赵云澜,是你们沈老师的老公。他是我家大宝贝儿,也就是我老婆,这样说你明白了吗?”他挑着眉,眉宇间尽是张扬和自信。

那女生辛辛苦苦建立十几年的世界观,就这样崩塌了。

沈巍低下头愉悦地笑了一下。他眉眼如画,颇有些君子如玉的感觉,成功地让女学生晃了一下神,说出来的话却不留情面:“他说的没错,我们就是你看到的这种关系。”

赵云澜眯着眼睛得意地笑,尾巴快要翘到了天上。他牛逼哄哄地揽着沈巍的肩膀向女学生随意摆了摆手就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只留女学生风中凌乱。

总结:赵云澜消灭情敌计划一   成功√(๑•̀ㅂ•́)و✧

二.

目标2:沈巍的女同事

罪过:想借脚伤和沈巍进一步发展!!!

难度系数:☆☆

具体经过:
这已经是张若楠第三次上门了。

张若楠是沈巍的女同事,之前带学生外出考察时不慎扭伤了脚,从此赖上了好脾气的沈巍,多次上门请沈巍帮她看看扭伤的脚踝,还顺走了沈巍特意给喜欢磕磕碰碰的赵云澜准备的红花油。

“沈教授,你说我这脚能好吗?我以后不会走不了路了吧?”“沈教授你上次借我的红花油太好用了我不小心用完了,对不起啊,你在哪买的啊?”“沈教授这么热心善良条件又这么好,不知道什么姑娘能入的了您的眼呢!”

你说说你说说,

脚扭了你找医院去啊找我家大宝贝干啥!!!又不是粉末性骨折怎么就走不了路啦???请问你要脸吗???还不小心用完的?!那是我家媳妇儿给我买的,给我买的!!!他早就名花有主了!!!我!!是我!!!赵云澜!!我不但入了他的眼我还住在里面了!!!

赵云澜在旁边听得白眼都要翻脱框了,要是他的胡子再长点他都能吹到头顶去。

沈巍只是尴尬地笑笑,并在张若楠靠过来的时候不着痕迹地向后挪,客气地和她保持安全距离。

赵云澜看着他明显抗拒的行为,心火稍稍浇灭了些,又看见张若楠还想靠过来的身体,“腾”的一声烧的更旺了。

张若楠前脚一走,赵云澜后脚就关上了门还反了个锁。他转身一个虎扑扑到沈巍身上,发气似的扒着沈巍的嘴啃咬,一边啃还一边含含糊糊:“叫你对她笑!叫你把红花油给她!你不许对她笑!!你是我的!!我的!!”

沈巍听着又心软又好笑。他翻身把赵云澜压在身下,看着赵云澜骂骂咧咧不停的模样,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他轻轻顺着身下人的毛,嘴角是宠溺的笑:“是是是,我是你的,是赵云澜的。”

第二天张若楠就收到了来自沈巍的三箱红花油,上面还附送了一张便条:抱歉,家里小老虎生气了,我不方便再给你看伤,如再有异况请移步市医院骨科。

赵云澜此时还在沈巍怀里睡的昏天黑地。

总结:赵云澜消灭情敌计划二  成功√(ง •̀_•́)ง

一时兴起的产物,相当艰难,看过就可以忘了´<_`

我有时候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写的文就这么沙雕。我也想当神仙,可一打开码字软件就开始沙雕。还有,我的脑洞没一个正经的,全部都是沙雕,全部,都是,沙雕。